投递梦想 收获成功

伯藜创投的目标是帮助被投资企业更好地长久经营与发展,迅速成长为业界的佼佼者,为投资者创造最高的回报。

破大学生创业死亡率高怪圈 俩哈佛MBA孵化项目20个 存活率80%

伯藜创投管理合伙人秦志勇

本文经铅笔道(ID: pencilnews) 授权转载,如需转载请联系铅笔道

文| 铅笔道 记者 邵毛毛


“秦志勇和钱琼炜始终记得伯藜创投的使命:校园创业项目的深度孵化和生态。这也是伯藜创投唯一出资人陶欣伯先生的心愿。
先后成立陶欣伯教育基金会和江苏陶欣伯助学基金会,这位现已102岁的老先生又致力于推动校园创业创新事业。2014年,伯藜创投因此诞生。

在秦志勇主导的文化娱乐、教育、金融科技和企业SaaS服务等领域的早期投资之外,团队专门于2015年上半年成立由钱琼炜担任CEO的伯藜创业孵化器,专注帮扶大学生创业项目。他们清楚,创业是件九死一生的事。“我们不是鼓动大学生都来创业,而是从大一开始,用一整套体系挖掘、培养有创业热情和能力的未来企业家。”

如今,伯藜创业孵化器已投资孵化20个项目,包括企业湾、贝贝帮、OK帮、十万伙集、MatchU、新语相声等。其中,项目存活比例约为80%,并有25%进入下一轮。


注: 秦志勇和钱琼炜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内容真实性负责。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,已备份速记录音。


一位老先生的心愿
2014年,钱琼炜收到了来自秦志勇的消息:“陶老想做件和大学生创业帮扶相关的事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
他们口中的陶老就是陶欣伯先生。他既是新加坡华裔企业家,曾参与国内改革开放建设,投资兴建南京金陵饭店、上海世贸商城等;同时,他也是一名慈善家,特别是自1996年退休后,陶欣伯便开始专注捐资助学事业。

1997年,他出资在哈佛大学商学院成立陶欣伯教育奖学金,每年为约10名被该学院录取攻读MBA的中国学生提供全额奖学金,“前提是毕业后必须回国工作”。目前,已有近百名受资助者,秦志勇和钱琼炜也是其中之一,他们还有个共同的名字“陶学者”。

后来,陶欣伯在2006年出资建立江苏陶欣伯助学基金会,现已同江苏22所高校达成合作,每年为近1000余名符合条件的入学新生——“陶学子”颁发助学金。但这还不够,在这位老先生看来,帮助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后,他们接下来在进入社会、就业创业时也会遇到诸多问题。

2014年伯藜创投因此成立,陶欣伯是唯一出资人,基金创立初衷便是帮扶大学生创业。拥有超过15年私募股权投资、管理咨询经验的秦志勇不但主动请缨担任管理合伙人,还专门找来了钱琼炜。他们是上海交通大学本科同学,也是哈佛校友,同为通用汽车在上海的首批工程师,甚至还在一家PE机构工作过,可以说结识28年的两人对彼此的能力经验都颇为熟悉。



破解大学生创业难题
从2013年起便担任创业导师与大学生打交道,钱琼炜十分清楚未走出校园的学生可能遇到的问题,无外乎方向、人和钱。

首先,大学生的创业大多是“脑子一热”,一有想法马上就做。钱琼炜说,大学生们往往有着独特的视角,这是很宝贵的事情,但由于对事物的认知不完整,同时也不能透彻把握商业规律,导致他们的商业方向有误,“一头扎进去后发现是个伪需求”。

其次,因身处校园,大学生创业组建团队也一般以身边同学、哥们为主。可这样的团队配置存在诸多问题:一是身份认同(如联创身份是否明确)和愿景认同(未来发展模式)不一致导致团队难维持;二是价值观不一致,无法真正实现能力互补;三是沟通能力欠缺使团队十分脆弱。

最后,大学生缺少启动资金,更缺少高效使用资金的能力。正是因为这些因素,大学生创业的失败率才居高不下。为全方位扶持大学生创业项目,伯藜创投团队在上海交大“零号湾”成立创业孵化器,以“陶学子”切入,从中选取有创业热情和能力的群体培养孵化。

实际上,孵化器的业务多样:没方向,就帮忙梳理业务模式;没人,就动用“陶学子”和各高校的人才贮备帮忙对接;没钱,“陶学者”的资源也能派上用场。那一年,“陶学子”徐鹏的“贝贝帮”就这样脱颖而出,成为了孵化器投资的第一个大学生创业项目。

没人知道,这个专注3~12岁孩子放学后“2小时”作业辅导和兴趣培养的项目曾在创立初期举步维艰。最初,徐鹏曾将“贝贝帮”定位为O2O平台,提供大学生家教和有相关需求的家长匹配撮合服务,并从中抽成。

团队在南京地推后,发现平台订单增长缓慢,后来创始团队流失近半。转机来自徐鹏大三那年夏天参加的中新暑期项目。


伯藜生态
该项目由伯藜和新加坡管理大学共同举办,参与者在系统学习创业理论之外,还将参观新加坡互联网企业。过程中,每位学员将组建团队开展创业项目,并在毕业时参加路演。
徐鹏的参赛项目还是“贝贝帮”,导师则是钱琼炜。在徐鹏参加路演的前一周,钱也飞往了新加坡,与团队成员一同参加闭门讨论。他们要重新打磨业务,寻求新的发展方向。

作业辅导的痛点肯定没有问题,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呢?

“看看之前的小范围MVP数据是不是能发现些什么,觉得业务哪里不顺可以讲出来讨论一下。”和“贝贝帮”团队交流时,钱琼炜没有武断地做判断和下结论,他选择在讨论中提出开放式问题,以引导成员们思考。

“和年轻人相处,不能把自己放在导师的位置上,不要给他们塞东西,要循序渐进地引导启发。“这是钱琼炜的经验之谈,为了掌握引导的艺术,他专门学习了职业教练课程。


终于,在讨论过程中他们得出了结论:“贝贝帮的本质不是O2O,而是一家教育公司”。按照这样的定位再次梳理业务,团队将培训教师、把控平台课程质量作为重点,“商业模式一下简化了”。那次路演,该项目获得冠军,也成为了伯藜创业孵化器的第一批孵化项目之一。

回到国内,重新出发的徐鹏获得来自伯藜的启动资金。2016年,在由伯藜组织、面向50位哈佛校友的路演活动中,项目获得伯藜领投、个人投资者(陶学者)跟投的200万元天使轮投资。

现阶段,实现百万月流水的“贝贝帮”已完成300万元战略融资,投资方为精锐教育,“创始人和部分高管都是陶学者”。

可以说,从前期的教育培养、辅助实践到后期对接融资,伯藜团队均一一搭建起相应版块,也就是钱琼炜所说的“生态”。



如从大一开始,“伯藜学社”可提供创业启蒙教育和社群组织;针对二年级的“伯藜讲堂”,则是团队和近百位企业家校友合作的巡回讲座,在此阶段,部分符合标准的学生可报名参加“创业计划大赛”和“创业夏令营”。通过筛选的同学能进一步参加面向三年级的“伯藜创业者学院”,而从中选拔出的60人将前往新加坡,进行“中新暑假项目”。

根据最终路演排名,优秀项目将进入伯藜孵化名单。通过整套流程,伯藜创业孵化器不仅能影响“陶学子”群体,其辐射范围已扩展至所合作的各个院校,“后来很多学生都愿意带着BP来找我们”。如今,伯藜创业孵化器共投资20个项目,其中例如MatchU的创始人便并不是“陶学子”。

但无论筛选范围大小怎样变化,团队对创始人的要求都没有改变,即必须具有企业家精神和素质。换句话说,便是具备一定的认知框架和相应心智能力。前者包括对外界的认知,对商业规律的认知等,后者则意味着有情商、内驱动力、沟通能力等。实际上,钱琼炜将其分为四个阶段。



具有潜力的大学生创业者要具备第一阶段的洞察能力,而起步之后,钱琼炜将逐步对其进行进阶培养,例如通过社群定期组织有效学习和课业练习活动。他说,其实孵化器就是在培养CEO。在他看来,每个人都是一个节点,都将在日后连接其它的节点。

就像陶欣伯先生连接了“陶学子”和“陶学者”,身为“陶学者”的秦志勇和钱琼炜又连接了更多人,最后“伯藜的生态”就这样形成了。钱琼炜说,“我们的理念可以概括为己立立人,己达达人”。

接下来,团队还将在全国举办创业大赛,走出江苏推广,“让更多人了解我们已经比较成熟、带有慈善性质的大学生创业帮扶模式”。

编辑   赵芳馨   校对 冯超 
    

相关链接:陶欣伯教育奖学基金   江苏陶欣伯助学基金会   哈佛商学院上海校友会
Copyright2014-2018 PEELI VENTUR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 沪ICP备14046719号 技术支持:时空畅想